什么时候呀。?

💤

写个置顶
这里什时 想怎么叫都可以
企鹅号是1550819689
评论尽量回
私用随意 其余请务必告知
没了
我好饿。

【朱白】香烟吻我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文好可爱!。。我放不来彩虹屁,就说句牛🐮🍺叭嘻嘻

顺便非常感谢你的喜欢,我以后也会更加爱你的啾咪!

❤✨


当归白砂糖:

【朱白】香烟吻我




-抽什么烟,喜欢什么样的少年。

-瞎写校园au

-祝什时老师生日快乐……!!!!

  @什么时候呀。?

只允许什时老师转载!!





——




凌晨一点半,敲开白宇家门。




朱一龙拣起碎石对着白宇的窗户就是几个抛物线。噼里啪啦,声音好似鼓面上落下红豆。白宇睡得浅,以为是大暴雨的序曲,一瞅窗外——妈呀,石头!他脑子里洪水般的迷糊拉闸既泄——龙哥,肯定是龙哥出事了!




他飞身下楼好似竹片,瞧见猫眼里的龙哥哆嗦了一下,三两下拉开了门,“龙哥,马上!”




“暂住一晚。”朱一龙又是一个哆嗦。西安春天是什么鬼天气?酷热阴冷,怎么不割开?放在同一天里真是挨惨了他。




嗯?“冠英大哥呢?他没在家?你来我这里?”白宇脑子里的迷糊又像浪一样席卷来。




“你再不让我进去就等着冠英大哥给你买红花油吧。”朱一龙打了个喷嚏,白宇这才看见朱一龙穿的单薄——外面路灯是荔枝肉,借这混沌的光,也不怪他白宇现在才瞥见。




啊——哦!白宇侧过身子让他进来,顺手打开了玄关的灯,“龙哥你怎——”戛然而止,他的眼睛因为不适应光线猛然合上,“怎么这么晚不回家?”




他条件反射地又要睁开。靠在鞋柜上的朱一龙却突然出声阻止,“别睁开——!”




玄关的暖光如蜜,投射在白宇脸上温柔的像颗水果软糖,朱一龙看的胸中一动。白宇立在光下,裹在身上的被子掉落露出了一小截肩膀。他撅着嘴,嘟嘟囔囔疑惑,为啥啊龙哥?不知为什么,朱一龙倏忽觉得白宇在索吻。晚归的加班社畜,深夜留灯的同居恋人。这样的场面就像白宇双唇一样让他着迷。




——荒唐可笑!




他使劲摇头,抬起手遮掩鼻子,“可以了,我刚刚冷得流鼻涕。”他眼睛流转,那点异样心思也从眼底旋下。




“那,你擦擦呗,”白宇转过身蹲下来在隔间里翻了翻,不知从哪里找到一包抽纸递给了他,“好像,你的那双鞋找不到了,穿我的吧?”




朱一龙默许了,抽了张纸趿上人字拖。有点大,可是他没说。白宇细心地打开客厅的灯。一时白昼溢满,朱一龙满意地笑起来,他手已经暖和了大半。鞋子底还有白宇被窝的余温,从脚底窜出来祛散侵染他的寒意,他的心扑通涌出温泉。有点漫不经心、不由自主地望向白宇。




白宇和他对视,不到一秒就败下阵来。不好意思地挠头,“龙哥……”他眼仁被重力吸引下掉,光脚丫脚趾头摩挲,“你……这样……看着我……是不是……”




“是不是,是不是,还没吃晚饭啊?”




朱一龙皱了皱眉毛,“晚饭……?!”白宇这小孩是不是傻子捏的橡皮人,脑袋瓜子也没有个!“我当然吃过了。”




“哦,哦……也好,也好……那我们去睡觉吧!”白宇缓步走上楼,光脚丫碾过梯子无声无息。两个人不言不语,白宇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不敢轻举妄动。而朱一龙,是心浮转在白宇的脚丫,思飘在白宇的后颈。他原本打算到彭冠英那儿借宿一宿,途经白宇家却鬼使神地差改变主意。他隔着栅栏瞥见忘关灯的车棚,被那点柔和模糊的光拉住了胳膊。那样安静地光凝聚在黑夜里,像是专门为他点亮的一盏灯。白宇,留灯。这两个不太相关的词组合在一起,却像是毋庸置疑的正确答案。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叫暖流。仿佛被冬风吹久了,今日在野原外得见春日。朱一龙的心里燃烧着木柴,噼啪作响,少年终于绷不住,脸上漾开笑容。




“……龙哥,我们家客房没收拾积了灰,你别睡那儿。我床大,你睡上面我睡地板,你等着,我给你弄套被子来。”白宇摸黑找开关,像个潜行者。朱一龙点点头,“去吧,但我们都睡床算了。”




“龙哥你不是……?”白宇打开灯又是下意识闭眼,磨蹭数秒,迟疑发问,“龙哥,那什么,我能睁开不?”




“噗呲——!你当然可以。”朱一龙乐了,白宇的眼睛眨动着像是伺机窥探的小虫。“你胃不好,睡地板要凉着,还是睡床上。”




“那好吧……”白宇笑嘻嘻地去抱被子,活像是五岁跳大花轿的他。他光着脚片子蹦蹦蹦踩着木地板下去了,朱一龙探出身一路望送他的背影。白宇的身形好像一朵剪裁得当的白云,他一来,朱一龙心里乌云也要哭着变白。不是吗?乌云落泪大雨滂沱,心怦怦地像惊雷。这真是雷雨交加的鬼天气。朱一龙想着,白宇已经从楼梯蹦上来了,“龙哥,愣着干啥,进屋啊。”




“屋子有点乱了,你可不要嫌弃。”白宇打哈哈,朱一龙本以为他是在说笑,没想到白宇竟然没骗人——整个床狼藉一片,书和衣服搅在一起像是煮糊的燕麦粥,裤子随意搭放遮住落地灯,像是飘飘旌旗。朱一龙沉默不语,这样的诡异让白宇盯着床一阵虚脱无力,“喂喂……龙哥,你说句话啊哈哈。”




他干笑,自己也忍不下去这奇异沉默,“我收拾收拾,你再等我下。”




朱一龙默然。他看着白宇三两步把衣服裤子袜子书一股脑推下床比了个请的手势,然后也不管龙哥说啥,自己先跳上床,“龙哥,你随意啊!”




朱一龙盯着白宇,白宇回盯。




倏忽然两人大笑,明明刚刚对视时气氛堵的像水泥墙。朱一龙麻溜地坐上床,“老白,我就好你这口。”

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龙哥,我猜你应该好不到哪去!”白宇瘫在床上笑得脸滚烫,朱一龙突发奇想,觉得白宇不再是白云了,变成红云,因为在晚阳里一寸寸地熟了。他看着白宇笑得欢腾心里也乐呵,抬手揉揉白宇的头,“搞快睡了,别兴奋的睡不着。”




“行啊龙哥。”白宇点头,贴着床面擦过去,活像是窗子上的抹布,“那我关灯了。”




啪嗒。灯灭了。




对话驶入一段沉默的时间,不像是搁浅,更像是坦然的风平浪静。




“龙哥今天怎么了?”




“……”朱一龙紧了一口气。思忖该如何作答会让白宇心里不膈应。




“我闻着你身上的烟味了。”白宇的声线意外的沉稳,朱一龙确信白宇应该不介意此事,悄悄松了口气。




“是和家里人闹翻了吗?”




“……”是。朱一龙没说。但是白宇会懂的。




“为什么要抽烟?”白宇还在发问,却没有转过来看他。枕头并着枕头,却不是头挨头。




“……”朱一龙一口气终究是叹了出来,他发现月光已经落在被子上偷听他们讲话了,“学会了,就抽了。”




这算什么理由?白宇的眉毛不着痕迹的下滑,他没问出来,但朱一龙自己也知道这有多荒诞。




“……小白,我也不常抽那玩意儿,我太累了,这几天才多抽了几根。”朱一龙的手从被子上抬起盖住眼,仿佛灯笼被油布罩住。“被秃头主任逮着了,要挨处分。家里……气不过……”




白宇惊愕地偏头,“什么?”眼神急切似乎是自己抽烟被抓一般,“秃头记过了?”




“嗯,他本来就不中看我,这不揪着机会了吗。”




“不能销?”




“嗯,都毕业班了。”朱一龙的喉结上下滑动,像是还有话要说,“别搞秃头,他也年纪大了。”




“我靠你都要毕业了挨个这个。毛病吧秃头?”白宇噔噔捶床,愤愤不平,“龙哥,说,我们明天要怎么整蛊他?”




朱一龙听见这话愣了一下,躺在床上像个数星人,登时喜笑颜开,“那……我们把他的教案偷出来放讲桌上让他下课在办公室找的团团转,吃饭的时候给他打最讨厌的南瓜汤,他的茶水给他加冰泡,广播点一首凉凉送给他,你说好不?”




“好呀,怎么不好,龙哥你解气就最好!第二节课是他的,第一节是蓉姐儿的,听完以后我们假装帮蓉姐放教案去他办公室……南瓜汤好办,加冰泡茶,得,打篮球的时候让医务室搞几袋来。广播就拜托冠英大哥代劳,你看,你不用动,咱们包办复仇!”白宇讲的像个说书的,他讲完看着朱一龙的眼睛,嘿嘿嘿地笑了。




“龙哥,我问你啊,”白宇把身子也侧过来,眼睛里闪着月白,“烟是什么味道啊?”




“……”忽明忽暗里,朱一龙偏脑袋看见白宇在傻笑,心脏砰砰然又踢踏得厉害。




这是什么?为什么心会如此脱拍?他想抓住心魂,和白宇实实在在诚诚恳恳地讲,一股焦油味,尼古丁噎的他喘不过气来,还想多说几句,告诫他别沾。可实际上,他却没忍住贴上白宇的嘴,衔住白宇不安分的唇,亲身告诉他:这就是烟的味道。




“小白,快睡觉吧,再晚就睡不着了。”





FIN.




我写的什么鸭??脆皮鸭都不配8!!

孩子不想这样的呜呜呜什时老师揍我(……)

但是一定要生日快乐每天开开心心鸭

另祝今年睡最甜的宇,追最刚的哥。(顶锅而跑)



是和别人的互绘。。
注意!!我没有入坑!!!请不要因为这个点关注!!

胡子龙
(↑画宇硬说龙的某人)

就他妈是缘分!!!
我和白宇官宣了嘻嘻嘻








大哥饶了我 我做梦的

一副不能深入解析的儿童画